左鈞直自幼飽讀詩書滿腹經綸,會說八國番語及十二種地方語言,又身處四夷歸化、諸蕃朝貢的時代中,當為朝廷迫切需要的經世之才,奈何她偏偏是個女兒身,童年時期錦衣玉食隨父母遊歷八方,後來卻父親捲入政治鬥爭而顛沛流離,為了生活她不得不假扮男性,說書、寫小說甚至入四夷館當譯字生,能力受到重視而步步高升的同時卻伴隨更高的風險,女扮男裝為官是本欺君之罪但如果是皇帝的刻意安排又將如何?

女官       

                   左鈞直迫於生計不得不外出掙錢,就在她最困頓的時候遇到劉徽──而他是一個出了名的鬥雞走狗流連花叢的花花公子、繁樓(連鎖酒樓)的東家,他能袖善舞、遊走於官商兩道本非善類,雖然嘴上不饒人卻總是對她出手相助,心思單純的她漸漸對他由感激之情變成了愛慕之意。

 

     劉徽在官商之間打滾多年,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報國仇家恨,他早已練就一副鐵石心腸、為人處事八面玲瓏但行事狠戾的堅毅性格,與左鈞直心思單純又直來直往的個性恰恰相反,隨然他曾刻意疏離兩人的關係,卻無法否認自己對她有一份特殊的關心,或許她是此生唯一能打動自己的人,但長期佈下的復仇大計又豈能因為一己私情而中斷。

 

泥沼裏滾過,溝渠裏爬過,死人堆裏埋過,枕邊榻上侍過。身上撲滿風塵,手中沾滿鮮血,心中藏滿仇恨——他的人生,早已經被染得看不出本身的顏色了。這樣的一個他,這樣的一個左鈞直,那堪采擷……

 

                  左鈞直替三絕書局寫書,與劉徽之間也只限於這一只合約,明明直知道他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但是卻能感覺到他冷淡的言語之間有種隱約的關懷之情,有時彷彿心有靈犀卻又被他拒於千里之外,對於感情懵懵懂懂的她又如何能了解他的複雜情緒。

 

左鈞直終於能分出劉徽何時是在正經,何時是不正經。但凡自稱“我”的,那必然是認真的,若是自稱“爺”,大多是在逗她玩笑。

 

                     時光往回推到左鈞直的爹還在朝為官時,好學的她經常偷偷潛入文淵閣,有一次遇到被同儕欺負而鼻青臉腫小男孩常勝,她以為他是皇帝的貼身小太監,同情他的身世而心生憐憫;兩年後又再次相遇於文淵閣無意間他替她解了圍,從此他便經常出宮去找她;對於年紀比自己小又經常圍繞在身邊的常勝,左鈞直對他始終沒有戒心,常常一口一聲姐姐叫得她心軟,不自覺地將女兒家的心底事都告訴了他。

 

“姐姐——”
  他每次這樣叫她,語調末梢都帶著一個糯軟轉側的尾音,像箭枝射在靶心後尾羽的悠顫,帶得人心頭溫柔,仿佛喝了一口暖暖小酒。

 

                    然而,這個人畜無害的可愛小男孩也漸漸長大了,過去一直把他當成弟弟一般相處,曾幾何時她發現當常勝叫別人姐姐的時候,自己的心裡竟然有一點的吃味,但此時她的心思幾乎全在劉徽身上,便不曾正視過內心這一點異樣的情緒,直到他向她表明心跡,正處心思一片混亂的她只能狠下心拒絕,最後常勝也只能黯然離開…

 

左鈞直“哐”的一聲將他關在房外時,聽見他說:“姐姐,你心裏頭,真的沒有一丁點我的位置?”。 

“我只有一夜的時間。我求你,回心轉意。”

後一句話他說的異常艱難,仿佛每個字眼兒都梗在喉嚨裏,嚼乾了的甘蔗渣兒那般生硬硌人。

 

                  括羽 (小名常勝)是羅將軍的義子,是除了侍讀八英之外最受皇帝信任及寵愛的貼身侍衛,他是九位侍讀之中年紀最小的,幼時經常被八英欺負,身處在偌大的皇宮中不免寂寞,直到他遇見一個心地善良的姐姐,當時他十三歲、她十五歲。

 

                   平日裡是皇帝身邊的允文允武、驍勇善戰的貼身侍衛,人稱“野狼括羽”,面對左鈞直時便化身為可愛小正太常勝,事實上他一直喜歡著她,以弟弟的身分能總是很輕易的接近她,也常常直白地表露心聲,但無奈對方完全始終不曾正視過他說的每一句告白之語,只把認定是弟弟還把他誤認為是太監…。

 

左鈞直看著他,似乎又清瘦了一些,長大了些,可那眉宇間的稚氣猶在,依舊是乖巧得讓人心疼。輕歎一聲,她道:“常勝,我好想你。”
如墨筆描過的修長眉毛輕輕動了一下,他垂下眼睛,竟是有些羞澀,嘴角卻彎起一個可愛的弧度。

他聲音低低的,一字一字,緩慢,認真,而歡喜,像是在訴說一個久貯心中的秘密:“姐姐,我也好想你。”

 

          明嚴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皇帝也很清楚自己的責任,左鈞直是他極為難得的動心,然而他更看重她的能力所以明知她是女兒身卻讓她假扮男兒身入朝為官,為了江山社稷他捨去兒女私情,幾度情動幾乎都快失控卻總能在最後一刻懸崖勒馬,左鈞直對他也一直心有忌憚畢竟伴君入半虎,而且也明顯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意圖。其實嚴明過得並不輕鬆幾乎犧牲掉所有私人感情,皇帝不好當啊!他的母皇 (前一任皇帝是他母親)也是長期壓抑個人私情,直到禪位之後才得以與夫君雲遊四海過正常夫妻的生活,他們的故事被寫在番外篇裡,還真是曲折離奇驚心動魄呢!

 

      第一次看《四夷譯字傳奇》時我就對此文印象深刻所以聽說出書了我就立刻收藏,本文是以仿古文方式寫的,讀起來或許會覺得有點文謅謅的,但是細細讀起來可以發現作者文學功底真得很高,雖然本文是架空歷史,但實際上有參考明朝背景去寫,之前我曾讀過《明朝那些事》所以對於明朝當時與的四夷外交及戰事稍為有些印象,讀本文時總有似曾相似之感;如果對於女性為官部分不是很感興趣的話,單單看左鈞直對劉徽、常勝及明嚴之間的感情關係也是OK的,雖然左鈞直跟一般小說裡的女主不太一樣,但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是吧!

 

補充心得 (Sep. 03, 2017重閱)

看完《夢見獅子》之後就很想重溫《女官》,小湖濡尾的文筆就是特別吸引我,之前就覺得她的文學造詣很高,這麼多年來我也不斷充實自己的詩詞水平,這次的重閱果然對於她的文筆功力有更進一步的體會,例如將優美詩詞寫入武功招式中,充分展現出擊劍的氣勢又不落俗套。

 

最後一式「九月寒砧催木葉」一出,忍者便覺出了葉輕強弩之末之意,目中精光大盛,長刀擎天,一斬鬼神驚!

  然而那一擊石破天驚,卻只是削斷了葉輕頭上的帕頭。下一剎便見洪波湧起,劍勢滔滔,宛如無邊落木蕭蕭而下!縱然他一再煙遁,總逃不出那高樹悲風

 

李賀《李憑箜篌引》

女媧煉石補天處,石破天驚逗秋雨。

曹操《觀滄海》

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杜甫《登高》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曹植《野田黃雀行》

樹多悲風,海水揚其波。利劍不在掌,結友何須多?

 

當三角戀進入的轉折點,是我最津津樂道的橋段,簡直是百看不厭。

當括羽獲知劉徽已向左鈞直求娶的消息,知道自己再也沒有退路而貿然向左鈞直表明心機,而她卻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所驚嚇,兩段告白讓她迷惘而不知所措,一向聰明又擅長理性分析事態的人,偏偏在感情上始終看不清…

 

劉徽最先看透了左鈞直的真心,利用她對自己的感情迫使括羽離開,以便對皇帝下手,既絕情又狠戾但卻讓人恨不起來,因為他身上背負的仇恨早已經融入骨血無法自拔;括羽是少年英雄卻對左鈞直情有獨鍾,明知道她喜歡的是劉徽卻仍默默守護在身邊,退無可退的告白是在讓人心疼不已;左鈞直擅寫風月小說卻不懂愛情,這跟她的成長環境有關,但凡不能進入自己內心的感情,總能果斷拒絕或想辦法逃開,就像對待皇帝明嚴,真是連一點點的想像空間都不給對方。

 

作者有話要說:

本文靈感來自於于晴《好一個國舅爺》

左鈞直原型:明代外交家陳誠

括羽原型:明代“靖難”名將張玉之長子張輔

《萬輿誌略》:參考魏源《海國圖誌》

許多情節和關於外交的內容基於明史史實發揮修改

  

【晉江文案】

她會八種番語,十二種方言,

隻身平定西域各國,敢與皇帝分庭抗禮,

一步一步,以女子之身走出古往今來第一條路。

 

世事譬如汪洋,濁浪滔天,人如草芥飄搖無力,

她卻不願隨波逐流,更不甘心任人擺佈。

說書論國事,寫世情小說,入四夷館,使扶桑而以死明志……

 

相關心得

小狐濡尾《囚在湖中的大少爺》

小狐濡尾《夢見獅子》

 

創作者介紹

愛他明月好 憔悴也相關

KANO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