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看桐華及匪我思存的小說習慣了BE的虐之後,我以為那已經至極了,看了《憾生》之後才發現虐海無涯,很明顯的,我的道行還是不夠的!又被虐到了::>_<: :有一種感情,會讓我們不由自主,一種以犧牲為手段的佔有,佔有欲有多強,自我犧牲就可以多徹底。憾生之於佟夜輝,大約就是如此。”作者從一開始就下猛藥,然後一路悲催到最後…(朋友啊!看之前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憾生  

莫憾生從小就是一個憨傻的孩子,父母離異後母親獨自撫養她,但並沒有給她太多的溫暖,她從小渴望被關愛,但總是用錯方式,反而讓周圍的人越加討厭她,只有佟夜輝會搭理她,雖然那是出於小孩子之間物質上的誘惑。她用盡全力去愛他,把所有能給的、不能給的都給了他,甚至偷了母親的養老金讓他去投資開公司,但後來公司出了事,她成代罪羔羊進了監獄…。她的一生就只做一件事情,就是用她的全部去愛一個人,因為除了他,她什麼也都沒有。然而,一切的付出、犧牲換來的只是絕望,她耗盡半生的精力,掏空了整個人生,把自己摧毀到了極至…

       傷也好,痛也好所有的情緒都被日復一日的漫長歲月消耗殆盡,原先還能支撐著活著的那些恨意,而你恨著的人卻並不在乎你恨他,所以到最後那些恨意也變得毫無意義了,當你終於有一天忽然醒悟了的時候,得到的不是解脫,而是無所依託的空茫感,沒有人在乎你的悲傷絕望,所以那橫陳在心口的傷口永遠不會癒合,它流血,潰爛,最後壞死枯萎成一個乾癟的囊袋,然後再也感覺不到疼痛,不是因為好了,而是徹底的毀滅了。

 

佟夜輝從小窮苦立志要闖出一片天,多年奮鬥之後事業有成,卻始終有一件事讓他無法釋懷,就是他對憾生有所虧欠,倒不是他良心發現自己做錯了什麼,想反的,他認為一個人要有所成就勢必得犧牲一點東西(也許是良心)、有些不光彩的事,只是這件事讓他感到不舒服,想要一個了結、一個清償、一個形式上的贖罪。他這一生對誰都好,唯一虧欠的就只有憾生,他欺騙、利用、背叛她,其實他一直都不喜歡她甚至心生厭惡,如果她能離開自己遠遠的,他就可以想像她其實過得很幸福,然後安安心心的過一輩子。直到有一天她死了…,他赫然發現,原來如果生命中沒有了她,一切的努力與成果都居然都變得沒有意義,生命也索然無味…

 

他對每一個人都可以偽善,卻唯獨對憾生,他欺騙,利用,背叛她所有最不堪的手段都用在了她身上,他對憾生不好,但在她面前卻也是最真實的,好也好,壞也好他只讓這個人看見了…

-------------------------------

憾生是誰?憾生曾經是他的情人,愛人或者是債主,憾生是他潰爛的傷口,憾生是讓他想想就疼的人,憾生是讓他覺得他所為之奮鬥的一切都是狗糞的人,憾生是佔據了他大部分生命的人,憾生是跟他牽絆最深的人,可是她死了,對啊,憾生死了,佟夜輝跌回枕頭裡,直視房頂。他臉色灰白,神情像是一片慘澹的水面,目光黯淡而專注。

 

故事的 前中段開始有重大轉折,在於“死亡事件”帶給男主的衝擊以及女主心態上的轉變,文中一段敘述“他們兩個一個是情深不壽,一個是惠及而傷,一個看似多情實則寡情,一個看似寡情實則專情”。一個愛太深、傷太重、哀極心死,一個悔不當初、又回頭太晚、反受其咎,但我覺得與其說是命運捉弄人,還不如說是他們的個性造就這悲劇的結果。

 

    看完《憾生》之後,除了痛恨佟夜輝這樣敗類、人渣之外,對於莫憾生這樣的愛情觀也無法認同。雖然憾生從小就缺乏父愛母愛,個性上又不討人喜歡,嚴重缺乏關愛及安全感之下在難免在感情上會比較偏執,偏偏卻遇到佟夜輝這樣的人,這是她此生的不幸;錯誤的開始早已注定了最終的結果,然而佟夜輝這樣肆無忌憚的予取予求,又何嘗不是她一再姑息造成的?我想凡是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惡之處,反之亦然。

 

   在繞樑三日《憾生》這部作品裡,我看到追求愛情時的人偏執到幾近瘋狂的態度、放棄愛情時又是如此絕決,深情的卻又絕情、無情的卻又專情,苦難似乎沒有盡頭、死亡反而是解脫,愛與不愛都是痛、都是傷、都是苦…。這大概是目前唯一我不想看到番外篇的小說,因為男主後來如何我都不會高興,如果他從此孤苦一生好像又太可憐了,但如果他重新獲得幸福又太便宜他了。對了!為什麼要推薦這本小說呢?因為看過之後會很有感觸,不管是喜歡或是不喜歡,印象絕對是十分深刻的。

 

她若是個普通的女人她會報復他,會遺忘他,會與他相忘於江湖,因為那樣任何一條路都是放過自己好走的道路,但是她是憾生,她忍著,傷著,絕不放棄,絕不妥協,絕不遺忘……

----------------------------------

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心裡會充滿了無窮的激情和莽撞的力量,眼裡的整個世界都充斥著紙醉金迷的整個浮華,一切血肉模糊的殘酷都是弱肉強食的犧牲品,我們冷酷的認為這是自然的規律,不會憐惜,不會回頭,我們不懂珍惜朋友之義,看不明白初戀情人婉轉的淚水,體會不到老父老母殷殷期望的眼神,我們一路往前走,一路自私的索取,一路毫不憐惜的拋棄,卻不知道被我們冷漠的拋棄在腦後的卻是我們最珍貴的,甚至是心靈的最終歸依之所。

 

文案:

憾生想:如果自己是個男人,那她與佟夜輝應該是有刻骨深仇,可她是個女人,女人和一個男人的糾葛中摻雜了愛情,恨就模糊了,而愛卻會是一把刀鋒犀利的刀,絞的她血肉模糊苦不能言。

 

亦舒《來生》短篇小說 (可點選閱讀)

這是文中憾生唸給葉權聽的短篇小說。

 

創作者介紹

愛他明月好 憔悴也相關

KANO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