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蘇都是個體弱女子地位低下的商人庶女,然而強大的內心素質、腹黑、好色才是她的英雌本色,靠寫禁書繪艷圖賺外快、扮公子哥豢養劍客建立好名聲、調戲良家公子更是她的嗜好,尚京六公子之中的就有三位與她有所牽連,好友女巫醫忍不住嘲諷“一個肅肅若松下風,一個濯濯如春柳月,一個烈烈似日當空。你倒是在這世上活的如魚得水。”

 美姬妖且閒  

      本來不打算寫這篇心得的,雖然看的過程覺得滿精彩的但看完之後卻是腦中一片空白 >"<|||,直到後來看了《媚公卿》之後覺得這兩部有其相似之處,但女主截然不同的性格出現了對比的趣味性,於是乎我又似乎可以擠出一點心得了~~~///(^v^)\\\~~~!!

 

      白蘇死亡後穿越到(架空的)古代,她本來就是一個心臟病亡的體弱女子,白素這個身體更是因上吊自殺才讓她借屍還魂的,兩世都是孱弱的軀殼但她求生意志強、心智更優於一般女子,憑著自身的能力及積極的謀劃一步步地安排自己的人生;白蘇外表雖柔弱但卻是愛恨分明,遇到喜歡的人可以厚顏無恥地積極追求、遇到討厭的人則睚眥必報,暗藏在骨子裡的腹黑只有吃過她虧的人才體會得到(ˇˍˇ)。

 

        三位與白蘇有糾葛的美男子是大有來頭─顧連州、陸離、寧溫─三人皆是極富盛名尚京六公子,一句話形容的話就是 “相逢自是孽緣”,其中的糾葛足足有百萬字(超長篇)來描述,簡單來說男主顧連州是被白素給相中的最愛,每遇到一次就吃一次豆腐,但因為兩人不對等的身分地位加上白蘇是愛到義無反顧的一方,前面三分之一都是白蘇赤裸裸的真情流露及表白,兩人關係的變化是由顧連州對白素的情感逐漸升溫而改變,套句文中的一句話這兩個把算計當情趣的怪胎!。白蘇跟顧連州兩人有些相似之處,都在表面上維持美好的形象但私底下她懶散、隨意又一肚子鬼主意、他則心思深沉、腹黑。

 

 “顧連州,被白蘇看上是你的不幸,你只能是我一人的,等到有一天我能站在和你同樣的高度,讓你知道,我白蘇,是值得你一心一意的人!”

 

“世間從不缺少品貌皆佳的女子,還是先看看你究竟能令我瘋狂到哪個地步!”

--------------------------------------

    “妾曾看過一本書,書上說:風月里的計謀(色誘) 不能算是計謀,是情趣。妾以為,甚有道理。”白蘇說的煞有介事。

 

“此話,甚是有理。”顧連州緩緩道。

白蘇這廂還沒來得及雀躍,只聽他又繼續道,“為夫以為,風月中的處罰也不算是處罰,是怡情。夫妻之間,打情罵俏也是常有的。”

 

    白素(軀體的原主)是因為寧溫才自殺的,所以白蘇每每看見寧溫都覺得莫名的思戀感,甚至會不自主地流淚;有一次白蘇誤用了含有曼陀羅花粉的胭脂而產生幻覺看到了白素死前的景象,才知道原來白素不是自殺而被寧溫所殺,白蘇便藉機當眾以一闋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納蘭性德的《木蘭辭擬古決絕詞柬友》) 與寧溫劃清界線,不料白蘇的這個舉動不但讓她一詞成名,也讓寧溫開始重新又注意到她。

 

 一襲白衣勝雪,如月色清輝驟然灑落,那人如溫玉的容顏上始終掛著一抹似有若無的淺笑,令人一見之下,便如清風拂面。" 

 

寧溫的容色便如世間一切美好的合體,他如此溫暖的笑意,就如同陽光滋養萬物。

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當真只有這個男人當的起。

 

         寧溫經常以一襲白衣現身(天啊!又是白衣~),本為寧國大皇子卻淪為雍國為質子,因為性情溫和加上出色外貌常被好男風的王公貴族們覬覦,曾一度被差點七王被霸王硬上弓而自殘,但是溫潤的外表下卻有一顆黑暗的復仇之心,個性隱忍、行事狠毒、冷靜、城府深更是不可測,為了達成返國奪權的目標即便是唯一被他視為親人的妹妹也可以犧牲;親手殺死白素對他而言本是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但未料到重生後白素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再讓他感到驚艷;從小便以藥物失去感知的他,意外地從白素的手中碰觸到久久不曾體會的溫暖,為了不失去唯一溫度,他不惜一切手段也要再次得到她。寧溫真真是一個可惡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可恨又可憐啊!

 

“素兒,我悔了……”他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后梗在喉嚨里。

當白蘇一首《木蘭辭諫友決絕詞》入耳,那含恨的眼眸縈繞在他夢中時,他便悔了,他想占有這份感情的時候,卻已經錯過。

 

   遇到白蘇只能算是陸離倒楣吧!他曾是北魏鐵血戰神後來成為雍國禁衛軍衛尉少卿,只因為奉命追捕寧國一名逃妾時誤抓了白蘇,本來抓錯人也是尋常不過的事,誰知道偏偏這個難纏的女子事後竟然憑想像畫出他的裸/艷圖在市上販售,搞得他一個堂堂武將成為好男風人士的性幻想對象。滿腔怒火的他原本一心只想逮到她好好修理一番,但狡猾的狐狸白蘇卻總是能順利躲過他的追緝,更想不到最後連自己的真心都不小心搭進去了…。

 

    陸離對白蘇是有一點好奇,也有一點好感,可她畫裸圖之仇,郁結在心里找不到發泄出口,憋的他難受,尤其是看見白蘇那一副淡然如水,沒有一絲愧疚的模樣,心里就更不爽了

----------------------------------

  陸離深以為,這個白素就是老天弄來專門給他添堵的,以前不喜歡她時,恨不能拆其骨食其肉,可偏偏她又如一條滑溜溜的蛇,一次次從他手中逃跑。如今喜歡她了,她卻已成他人婦,求不得之苦,更是令他食不知味、夜不能安寢。

 

      其實顧連州是滿不錯的男主角各方面都很優質但我卻更喜歡陸離,每次想到他被白蘇惡搞的橋段都讓我忍不住笑出來,雖然後來像是看在顧連州的分上沒太為難她,但其實即便沒有這層關係,白蘇就是憑著她一皮天下無難事的態度還是有辦法吃他吃得死死的,經歷總總事件之後愈來愈讓人覺得陸離才是這些人之中唯一的正仁君子,說話直白從不拐彎抹角,最可愛的是明明他對白蘇的感覺已經改變了,卻還老是板著一個硬梆梆的臉去面對她,就算是去求愛也是一副面攤表情,實在是讓人很想大笑!! *^^*

 

結論:由於本文約有三百多章另加上番外篇(也不少),前三分之一白蘇的個人秀部分還算滿精采的,中間部分劇情比較缺乏起伏容易讓人看的疲乏,不過到了後面的三分之一起又開始有重大轉折,心情起伏會滿大的,整體來說不失為一部好看的作品,不過番外篇寫的是白蘇跟顧連州的兒子顧脩與寧溫之間的BL故事,不是不好看但卻讓整部故事都變了調,我就是看完番外篇之後就寫不出心得的…^_^"目前看過袖唐三部作品《美姬妖且閒》《江山美人謀》《金玉滿唐》之中,我覺得最好看的是《金玉滿唐》。

 

      《美姬妖且閒》與《媚公卿》其實有些相似的地方,例如女主角都是地位低的庶女都為了生存選擇努力向上建立自己名聲,同樣是喜歡上身分懸殊的男主角,但陳容認清事實消極選擇遠離但白蘇選擇努力讓自己成為能匹配對方的人,當決定要離開時白蘇也比陳容更為灑脫;男主角方面雖是各有特色但王弘的存在感更為強烈,不容忽視的自信與氣場令人印象更為深刻;大體上《美姬妖且閒》在劇情的起承轉合較具多樣化及衝擊性,而《媚公卿》在人物的風格及時代的氛圍的營造更勝一籌。似乎袖唐及林家成都滿擅長寫大時代下女子的奮鬥史,筆法各具特色也各有千秋,《媚公卿》約七十萬字、《美姬妖且閒》約百萬字都是長篇作品,是需要花點時間來閱讀的。

 

 

簡介:

穿越到一個類似三國的世界,表面平靜,暗潮洶湧,每一個國家都想更加強大,於是造就了它的高度文明。

體弱多病,被當作禮物送來送去的女主,根本無暇去做遇到良人的美夢,她所能做的,不過是在一次次生死邊緣保住自己的性命,在一次次陰謀里脫身而出。

然而她不甘被命運玩弄於股掌,於是,她傾盡智慧,厚積薄發。

以智慧謀生存,傾盡前世所學,種花園藝、園林設計、情色小說,不擇手段,只為博一個看得見的未來。

(注:女主不是善良可人的天使女,性格齷齪,思想不純潔,更帶有人性的自私,當然啦,不會很嚴重.......

創作者介紹

愛他明月好 憔悴也相關

KANO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