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私自下山闖蕩江湖,憑著一身輕功和幾分機伶倒也逍遙自在,不料,一場武林盛會中她撞見一名蒙面刺客,意外被捲入他的私人恩怨中,從此受困失去自由…;他是長風山莊的莊主、武林盟主,同時也是當朝左相──劍鼎候,不僅在武學上是天縱奇才,官場中更是水平步青雲,他從容自如的遊走於宦海江湖之間,運籌帷幄決算千里,奈何待他手握天下大權之際,她卻已漸行漸遠…

 流水迢迢  

「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江湖遊俠生活。從此你我,宦海江湖,天涯海角,上天入地,黃泉碧落,青山隱隱,流水迢迢,生生世世,兩兩相忘───」

 

江慈是個涉世未深心思單純的人,因為誤打誤撞而被捲入一場政治風暴,在腹黑又精於算計的斐琰及心思複雜且身世成謎的蕭無暇的爾虞我詐之中成了犧牲品,她如同誤入叢林的小白兔週身危機四伏,長期處於性命備受威脅的狀態下她無力抵抗只能隨遇而安,盡可能置身度外不願牽扯入兩人的恩怨之中,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懷抱著總有一天能返家的希望,卻逃不過命運之手的擺弄…

 

眼前的這二人,一人眼波清亮、俊雅溫朗,一人雙眸熠燦、秀美孤傲;他們笑臉相迎,心中卻在算計抗爭,到頭來,究竟是誰算計了誰,又是誰能將這份笑容保持到最後?

 

斐琰是個遺腹子出生即背負殺父之仇,自幼就在母親的嚴厲的教導下成長,允文允武的他不但是朝廷內的肱骨大臣亦是江湖中的武林盟主,長久以來的佈局與經營為的就是一舉顛覆政權以祭奠父親的在天之靈;官場及戰場如同修羅場,生死往往只在一瞬間,也因此練就他心思慎密、處事鎮定、顧全大局的行事作風,在他如沐春風般的笑容背後每一步都是算計,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甚至不惜犧牲一切只為成就大局…

 

江慈翹首望去,只見當先一人,藍衫飄拂,腰間絲絛綴著碧玉琅環,身形挺拔修長,容顏清俊,目若朗星,舉止間從容優雅,顧盼間神清氣爽。

===================

在你的眼中,我好像活得很辛苦,但我自己並不覺得。練功雖苦,但也有無窮的樂趣,特別是當你擊敗一個個對手、縱橫天下無敵手的時候,那種快感,是你這種懶蟲永遠都沒有辦法體會的。再說,我的武功高、地位高,便可以保護我的家人,養活我的手下,還可指揮千軍萬馬,擊退桓國的軍隊,間接保護了成千上萬的老百姓。

 

斐母對他一向不假以辭色,從小便不曾給予擁抱,而小慈是斐琰生命中少有的一絲溫暖,最初他將她困於相府只是想利用她尋找蒙面刺客,但小慈生性純真潔淨、心地善良,身處逆境時的自在豁達漸漸引起他的注意,本來也只是把她當成有趣的「小玩意」讓自己時不時調弄一下,彼時與她相處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開心最悠閒的時刻,但即便如此,為了顧全大局他曾對她動了殺意,曾經她離他只有一步之遙,但終究還是錯過…

 

衛昭(三郎)是光明司指揮使(皇宮禁軍指揮官),武功高強,心狠手辣,且性格暴戾,喜怒無常,其貌美如冠玉、皎若雪蓮以『鳳凰』享譽京都,背地裡卻因皇帝男寵的身分而備受歧視…事實上,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分──月落族的『星月教』教主蕭無暇;月落山脈地處於華、桓兩國之間,月落一族男生女相,女子則更是個個貌美如花,然而月落族人勢單力薄長期遭受兩面強國逼迫,不得不貢孌童獻歌姬世代為奴,衛昭幼年時期為保族人一線生機,不得不隱姓埋名以孌童身分委於華國伺機而動,他是眾人眼中以色侍人的兔兒爺』卻也是月落族人眼中不容侵犯的神。

 

他如黑緞般的長髮僅用一根碧玉簪輕輕簪住,烏髮碧玉下,膚似寒冰,眉如墨裁,鼻挺秀峰,唇點桃夭。身形飄移之間,仿佛清風舞動朗朗明月,又似流雲漫捲滿天紅霞。

但最讓人移不開視線的,卻是他那雙如黑寶石般閃耀的眼眸,流盼之間姿媚隱生,顧望之際而奪人心魂。

==========================

西宮有梧桐,引來鳳凰棲;

鳳凰一點頭,曉月舞清風;

鳳凰二點頭,流雲卷霞紅;

鳳凰三點頭,傾國又傾城;

鳳兮鳳兮,奈何不樂君之容!」

 

衛昭雙手不住顫抖,宮人們私下譏唱之《鳳棲梧桐》,與落鳳灘畔族人吟唱的《鳳凰歌》,穿透震天雨聲,在他耳邊糾纏交結。

 

衛昭從斐琰身邊擄走了小慈,本意以她為人質當成脅迫斐琰的談判籌碼,然而看似柔弱的小慈不但勇於反抗他、耍小伎倆戲弄他,甚至以死相爭求平等對待,這讓他想起過去的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對她的態度開始轉變,更令他意外的是當她成功逃離之際,卻因意外聽到軍情而返回救了月落一族,朝夕相處之下他終於明白為何斐琰會對小慈這個來歷不明、無親無故的山野丫頭動心,感受到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悄然而起,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惶恐…

 

衛昭左手下意識地將她抱住,臂彎中的腰肢輕盈而柔軟,低頭間正好望上她白皙的脖頸、秀麗的耳垂。他胸中忽地一窒,那股令人害怕的感覺再度湧上,讓他想把身前這人遠遠的丟開去,但駿馬疾馳間,他的手,始終沒有鬆開半分。

 

三光日月星──衛昭、斐琰、江慈

衛昭就像太陽般的耀眼,如鳳凰一生都在燃燒生命成就大業,他是落月的精神領袖如太陽照耀著大地,即便身在異國淪為男寵仍然活得十分張揚,就算明珠蒙塵、髒了羽毛為了族人不惜進入涅槃、浴火重生。

 

斐琰如月,他令人捉摸不定的心思如同有陰晴圓缺的月亮,月球的另一面是永遠看不到的,正如他有不欲人知的一面,月光不如日光耀眼,也似他沉穩低調的性格。

 

江慈如恆星,星星雖不起眼,卻是旅人夜間辨別方向的最佳指引,它安安靜靜掛在空中存在感很低,但只要願意,抬頭便可看到星星眨眼睛,對某些人來說,星星是方向也是希望。

 

斐琰與衛昭是本文中非常出色的兩位男主(可惜不是耽美文XDD),因為角色鮮明實力旗鼓相當,嚴重壓縮了女主江慈的發揮空間,雖然小慈的表現無法與他們比肩,但在一片血性的殺伐決斷政治鬥爭之中,保有一處讓人放鬆的心靈花園,便是小慈在男主們心中所發揮的效果,看男主如何為家族為目標掀起滔天濁浪、翻雲覆雨直到最後求仁得仁,看女主如水上浮萍的命運如何逆境求生最後情歸何處,從江湖、宦海到戰場步步算計,從利用、相知到相許步步驚心,直到塵埃落定的一刻…輕聲一嘆!

 

    對於平日有在看史書或喜歡歷史的讀者來說,應該可以輕易看出《流水迢迢》是一部有根據部分歷史或歷史人物所改編的架空文,簫樓在書中的序有提到斐琰的原型是曹操,而衛昭的原型是慕容沖,而文中許多關於戰爭的橋段,相當類似於三國時期,尤其崔亮與滕瑞兩為軍師讓我想起諸葛亮與司馬懿的對決,彼此是勁敵卻又惺惺相惜,無關是非對錯只是各為其主而已。

 

     其實這部小說早在一個半月前就已經閱讀完畢,期間多次嘗試寫推文都難以為繼,主要的原因在於《流水迢迢》中有太多細節需要去回想,最後只好再讀一遍順便梳理感想;作者簫樓文筆洗練,人物的側寫立體而鮮明宛如躍然紙上,劇情編排豐富有次引人入勝,在情感的表達上較為內斂,情緒轉折往往點到為止,雖不刻意煽情但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細細咀嚼文中的「籤詞」,不禁讓人有一種“事在人為,但萬般皆注定”的感慨。

 

「也曾想,你似青泥蓮花,我如寒潭碧月,月照清蓮,芳華永伴。卻不料,韶華盛極,百花開殘,年少還須老,人事更無常───」

 

「人世傷,姻緣錯,你執著英雄夢,我望斷故園路,今日持杯贈君飲,他朝再見如陌路。長恨這功名利祿,白無數紅顏鬢髮,添多少寂寞香塚,今生誤!」

 

    最後我想為斐琰說句話,因為這部小說是以女主視角來看兩位男主的,也能理解小慈在感情上的選擇,任何一個女子如果遇到衛昭這樣的男子,一定會同情他的身世,不捨他的犧牲,為他冒著性命偷偷照顧小慈所感動,進而不由自主的愛上這個又驕傲又自卑的男人,相形之下斐琰對女主的表現就相當較不討好,誰會選一個只會欺負人、利用人甚至一度想殺自己的人呢?

 

     可是撇開女性視角,斐琰跟衛昭都只是做了自己認為該完成的事,都是不為私情而顧全大局的人,只是,每當情勢面臨風雲變色或生死存亡關鍵時刻斐琰表現的更加冷靜,幾乎是完全不帶私人感情,因此也給人不近人情或是冷血的錯覺,就像他面臨好友戰死的時刻,他雖然痛苦與悲傷但仍繼續指揮前線,在人前不露半點悲色,當小慈染病生死一線之際他也曾想去照顧她,卻被眾人以顧全大局而勸退,是的! 他必須顧全大局,他必須捨去私情,因為他必須這麼做!(他從小就是這樣被教育的)

 

    許多時候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對小慈的感情有多深,或許是他不願多想(因為現實中也不容他多想),或是他自己根本沒發現,因為他早已習慣忽視自己的感覺,不管他想或不想,感情只能在他的生命中排在最末,就這樣與小慈擦肩而過的時候,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失去了什麼,只知道每當自己想要心靈的一絲平靜時就到西園去靜坐,而睹物思人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關於他曾經一度想把小慈佔為己有的作為,強迫他人之事當然是不可取的,不過這點也可以看出來,一貫從容的他因為害怕失去而衝動做出這樣的舉動,已經失去平常的理智,想必在此事也讓他自己也很後悔吧! 後悔做了這件事讓小慈害怕他因此與他一直保持距離。

 

【晉江文案】

廟堂之高,波譎雲詭、驚心步步;

江湖之遠,刀光血影、殺機重重。

名利場是英雄塚,熬白少年頭。

陰謀叢中,刀槍林裡,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掀起滔天濁浪,攪動九州風雷,誰是那只翻雲覆雨手?

 

情易舍,心難收,假作真時真亦假。

似水柔情,怎敵他霸業王圖,

花朝月夜,轉眼便成指間沙。

不如歸去,看青山隱隱,流水迢迢,

且由他,欄杆拍遍,望斷天涯。

 

【簡介】

裴琰,英雄男兒,揮斥方遒。長劍在腰詩書在袖,試遍鋒前誰堪敵手?當愛情悄悄臨到,他只能用驕傲抵擋。可是千算萬算,獨獨算漏了自己的心、自己的情。風煙過眼,胸口已被烙上絕美的朱砂。

 

三郎,浴血鳳凰,蒙塵明珠。傾國傾城的面容下,掩藏著怎樣的一顆心?當陽光射進心靈,心門一線天開,便覆水難收。難忘桃花開時灼目的光華,更難忘冰河雪橋上曠世一歌。

 

小慈,靈動如波、清麗如荷。她猶如山間的精靈,扇動翅膀,便在他們的世界裡掀起一場完美風暴。溫暖那冰涼的手指,繡下那一枝桃花。紅塵滾滾,一個“懂”字,勝過千言萬語。

 

誰勝了,誰負了;誰失去了,誰得到了;誰成就了,誰又奉獻了,都已不再重要。這一段傳奇,總會在風景看透後,青山隱隱、流水迢迢。

 

內容標籤:天之驕子宮廷侯爵情有獨鍾

玉蝶、成帝、易寒、燕霜喬、滕瑞、素煙、董涓其它:華朝、桓國、月落族

 

【作者自序】(節錄部分)

 

        寫這部小說的初衷,其實是源於當時正在花癡的兩個歷史人物,一個是大名鼎鼎的亂世奸雄曹操,另一個則是南北朝的著名帥哥「鳳凰」──慕容沖。我喜歡讀史,尤其喜歡在讀史的時候,透過史書的枯燥文字,想像文字後面隱藏的歷史真相。某一夜,掩上書卷,忽然就動了心思,想寫兩個相較於以前的作品更複雜一點的、不能用簡單的好壞善惡來定義的人物,因此就有了裴琰和衛昭這兩個主角的誕生。

 

    《流水迢迢》於網路連載的時候,在讀者之中似乎還挺受歡迎的,尤其是兩位男主角,文下留言區經常為他們掐得腥風血雨。我私下揣度,也許因為這兩個人物身上集中體現了很多女性對男性品格的想像吧。常有讀者問我,小裴和三郎,我更喜歡哪一個。嗯,官方一點的口吻是,做為一個親媽,我對這兩個「兒子」的愛是不相伯仲的;再私心一點,其實我最愛的是三郎,但最滿意的是小裴。

 

【作者簡介】簫樓

     籍貫湘,現居粵。工科出身,現為房地產估價師,從事與建築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寫文純屬業餘愛好。自幼始於家學淵源,有了對文字的愛好,更鍾情於武俠與歷史的海洋中,提筆寫文,希望能將夢想訴諸於筆端,讓真情與俠義能在文中的世界得以實現。

創作者介紹

愛他明月好 憔悴也相關

KANO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rriebubu
  • 這套太太有收書耶XD,不過還沒開啃,等啃過了再來這裡話家常XD。
  • 嗯! 你看完再聊,也等你發文喔!

    這套書我還沒收,想等國際書展時看能不能買得更便宜一些!

    KANOJO 於 2017/01/07 18: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