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琅從影十年以來都是一個高冷冰山的形象,然而他卻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其實,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受虐狂,身為影帝的他能易地瞞過所有人,直到遇見另一個演員──封昊,明明對方只是個新人,他的眼神卻能震懾住他,在人前他是溫和有禮的後輩,但在戲中卻藉機大膽挑逗他的敏感神經,更令他害怕的是對方似乎已經看穿了他的秘密…

 

第一次見到你時,你在臺上,我在臺下,我仰望着你,你卻看不到我。

為了讓你看到我,我只能站得足夠高,高到讓你一擡頭,就足以仰望。

我一直在這裏,等你仰望。

 

   看完三部易修羅的文,最好奇的是為什麼他(?) 筆下的受都姓凌呢?!結果上網一查,有人說凌=0,又有人說易=1,哈哈哈~那魯紅豆(原來如此),先前看《小羚羊與灰太郎》跟《契子》就覺得易修羅的耽美文還滿合我的味口,接著就想挑戰口味更重一點的BDSM文,據說《等你仰望》是相對內容比較溫和的,所以就大膽的給它看下去了

 

   但,即便事前做了心理準備,在看《等你仰望》的時候還是不免有點心驚肉跳的,畢竟一般人還很難理解虐戀者的心態,對於攻與受之間的權力不對等相處模式相當的不習慣,前半段時閱讀過程的OS都是渣攻變態、渣攻不是人之類的,但是隨著劇情走到後半段,才稍微理解原來攻的行為是建立在受的歡喜之下而進行的,是的! 受虐狂就是喜歡被虐,攻就是要滿足受的慾望,這是屬於他們之間的特有的相處模式,一鍋一蓋這就是愛,總之我是這樣說服自己的…

 

  《等你仰望》設定的背景是演藝圈,所以中間有不少是兩人演戲的劇情,有趣的是作者並沒有另外給角色名字而是直接套用攻受原本的名字,兩者穿插進行剛開始會容易混淆,但看著看著也就習慣了,而且我覺得那些劇中劇編的還不錯,就像看了幾篇的耽美短文一樣。

 

【文案】淩琅,三十二歲,當紅實力派影星,最年輕的影帝,為人個性高傲冷漠,人送外號冰山影帝。他最大的秘密,就是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受虐狂。

 

雷點:依舊是小眾化邊緣向的BDSM相關文,攻心理變態,攻受地位不等,精神調教為主,不喜慎入。

 

作者的補充資料:

BDSM

是用來描述一些與「虐戀」相關的人類性行為模式。

其主要的次群體正是BDSM這個縮寫字母本身所指稱的-

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

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

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

等你仰望   

廣播劇的劇照真是令人血脈噴張啊!!!

***********************

《足下戀人》【文案】

完美的外表、出眾的頭腦、顯赫的家世……

他是上帝創造出得最完美的人,所以魔鬼賦予了他最陰暗的秘密。

一部沒有愛情的愛情小說,一個性倒錯者的畸形信仰。

從校園到職場,從慾望到靈魂,從誤會到理解,從主奴到戀人,歷經十年糾纏,直至相伴一生。

 

「過來。」

凌道羲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走了過去,祁東又道,「跪下。」

他順從地跪在他面前,祁東手掌一攤,「手。」

他將右手搭上對方掌心,祁東搖搖頭,「另一隻。」

他又換了一隻手,只見祁東從口袋裡摸出一枚戒指,慢慢為他戴上。

 

凌道羲看了眼無名指上的戒指,又抬眼望著祁東,抿嘴道,「您這是在求婚麼?」

「你說呢?」祁東反問。

凌道羲笑意更深,「通常不應該是求婚的人跪著嗎?」

祁東身體前傾,勾起嘴角,「那種事情,這輩子你就不要想了……」

 

此文只為了自己一個心願,不建議閱讀。

本文雷點無數,極易引起讀者生理心理上的不適,請務必確認好以下內容能夠接受後再閱讀:

※主奴文;

※主攻文;

※渣攻,攻作風混亂,床伴雲集,不虐攻;

※賤受,受三觀不正,心理變態,不虐受;

※受精神受虐狂,戀足癖,戀足戀物部分不拉燈,不模糊,不萌化;

※節操下限喪失,三觀崩壞嚴重,以變態之邏輯,逆耽美之大道;

H描寫同志向;

※受包養攻;

※沒有愛。

 

  老實說每每看到祁東()口無遮攔的爆粗口及以行動羞辱凌道羲()時,都讓我不自覺的咬牙握拳,打從心裡無法認同這樣的人及其行為,同樣的,我也無法理解受的心理,在那種極度羞辱的狀態下,連人的基本尊嚴都沒有了怎能忍受呢? 但無論如何,這就是《足下戀人》中BDSM的虐戀模式,嚴重挑戰讀者的三觀及節操。

 

   但,如果《足下戀人》通篇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BDSM內容,我是不可能看完的,祁東攻這個角色該怎麼形容呢?套用作者的話祁東在傳統耽美小說觀點裡,是個典型的渣攻,可我相信對於任何一個M來說,他就是夢寐以求的完美主人。』這讓我想起《絆橙》的鍾定,這種“絕非善類”型的男主,卻剛剛好就是女主(受)的“Mr. Right”就是“命定的唯一”,而且他們的內心都非常強大甚至是無敵狀態,又讓我忍不住暫時拋下自己的原則,接受了這類“無良”卻對另一半“真心”的沙豬男。

 

《足下戀人》的BDSM強度又更大於《等你仰望》,這種權力不對等的相處模式,對我還說情感上還是難以認同,但理智上卻開始稍為能接受,說起來還滿矛盾的,總之,這類的文要慎入,閱讀之前考量一下自己的承受能力,先做好心理準備就對了。

 

【作者有話】

作為一篇耽美文,它太「粗」了,完全不符合耽美讀者的閱讀美學。可倘若把這些「粗」的部分摒棄掉,那這個故事就會像摻了水的烈酒一樣,完全失去了它的衝撞力。

 

祁東在傳統耽美小說觀點裡,是個典型的渣攻,可我相信對於任何一個M來說,他就是夢寐以求的完美主人。他是我迄今為止寫過的四個攻中,最強大,最完美,也是我最喜愛的一個,這一點估計今後也不會有人能夠超越。我在寫上部的時候,他還離我很近,我還能時不時給他加一些心理描寫,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氣場越來越強大,離我越來越遠,以至於最後我完全無法也不敢揣測他的內心,就像我文中寫到的那樣,光可以照亮黑暗,可當這光源耀眼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誰能看清光源的中心有什麼?

創作者介紹

愛他明月好 憔悴也相關

KANO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rriebubu
  • 《等你仰望》我看沒有幾頁就暫停了,撇開BDSM的部分不談,光是戲與現實穿插的寫法,我更推崇童子的《入戲》。

    BDSM 我心中最美好的作品首推山文的《直至盡頭》!
  • 之前剛看完《小羚羊與灰太郎》之後,我就想立刻又找了易修羅的其他文(當時還沒有《契子》),也忘了是看仰望還是足下總之就是BDSM文,那時也是讀一小段就棄文,可見這類的文如果沒有心理準備是讀不下去的

    這種同名的穿插寫法的確很容易造成閱讀障礙,似乎有很多網友對這一點感到困擾,對我來說的話是還好

    我正在看《直至盡頭》,山文的BDSM應該是比較容易讓人接受的,哈哈~心理層面上不但是照顧了M的感受也照顧了讀者的感受

    KANOJO 於 2017/07/08 21:46 回覆

  • carriebubu
  • 其實有沒有"愛"這件事情,我想很難用一般世俗的眼光去判斷,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有S就有M~ 不論追求的是所謂的快感又或是精神上的依賴,這中間包含的情感大概也只有身為那個角色的人能明白吧。而"愛"的定義是甚麼,我想這和我們所處的"環境"或是"認知"不同而有所不同,對我們來說,你打我,我會生氣,可是在SM的世界裡,那是他們表達感情與需求的方式,甚是是一種信賴的模式。
  • 太太說得太好了! 這就是供與需之間的平衡

    感情方面尤其是如此,不是一味地提供自己認為好的就是愛,給對方需要的才是真愛,特殊的需求也只有特定的對象才能給予及滿足,雖然一般人很難理解

    KANOJO 於 2017/07/08 21:50 回覆

  • AKI
  • 如吳冠鋒說的,懂的人就會懂。
    作者應該也是圈內人吧…
    所以才會這麼清楚和明白。
    現實要像這兩對的主奴關係可是很難
    想想,把自己的全部交託予一個人,而你不怕你交託的人最後會捨你而去麼?
    這兩篇文也說明了其實奴很怕主人會離開自己。
    "等你仰望"的封昊對凌瑯是有迷戀的,所以會柔情點。
    但"足下的戀人"的祁東卻不會對凌道義有這種情感
    但是祁東對凌道義就沒愛嗎?
    不是的,他也愛他,但不是戀人那種
    對奴來說,其實主人的心底有他已經很滿足的了
    更何況最後祁東竟然吻了他,並有留意凌道義的渴望,給了凌道義一個戒指
    這說明他心裡有是有他的,而且位置也佔了很多
    作者對主奴的心理描述其實很好,在撞車時凌道義說的話讓我有點想哭
    會變成這樣,不是他自己的錯,因為環境因為父母…
    而他的父親卻一直不知道他說的一句話逼得兒子喘不過氣,
    繼而才有現在的凌道義(當然還是祁東那腳讓他覺醒)
    那個心理醫生說得很對…壓力太大便會尋求下降的方法。
    在祁東身上,凌道義找到了救贖…而凌道義也滿足了祁東的支配感。
    就如作者所說,祁東真的是個很強大的主…對著任何人他都無心理壓力,
    他從不則疑自己,也不怕別人說三道四,有著自己的宗旨,
    在年少時期他還不成熟,對著凌道義初時還會妒忌,大家看上去覺得他很渣
    但出來社會後,祁東真是變得很成熟而且很強大,他總是會看清很多東西,也很明白自己要走的路。
    如果那兩年凌道義不是被父親帶走,我想這兩個人的結局可能就沒那麼完美了,
    凌道義也是在那兩年才明白祁東就是自己的世界,所以回來之後才會把任何尊嚴都在祁東面前一一放下,因為他實在很怕又會失去一次祁東。
    祁東要是再對著以前的凌道義,相信也不會如現在這般去懂得疼他多一點了。
    看過這兩篇,等你仰望會比較溫情和甜,而足下的戀人看上去好像好污,但當中的感情卻是非常純粹。
    我很愛親吻那段,凌道義的心理描寫:
    到底是他沾污了神?還是神對他的恩賜呢?
    你說,他這樣的感情不純粹嗎?對一個人的迷戀,忠誠,渴望,祟拜和憧憬到極致,你說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才能夠如此做到?
  • Hi Aki, 你好!

    謝謝你的心得分享,許多細節及主奴之間的心理變化,之前我看文時並未能細細體會,如你最開頭就提到這是圈內人才懂,而圈外人的我就真的真正的無法理解了...

    後來我看了另一本BDSM小說《直至盡頭》讓我非常感動,或許這也是圈外人的感受吧! 總覺得任何跟性有關的行為有愛為基礎更能接受,理智上也知道BDSM取向可能是某種程度的病態,不是人為可以控制的,但當初在看《足下戀人》時還是有點難以接受,或許下次有機會再讀之前,先拋棄一些既有的成見,才更能了解主奴的關係吧!

    KANOJO 於 2017/12/04 13:4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